• 梅林信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炒完鞋再炒盲盒,00后的钱包被联合收割机盯上了

    发表时间:2019-10-07 信息来源:www.dawnmsara.com 浏览次数:1969

     

      原创三易生活2019.9.17我要分享

      不久前,我们刚刚讨论过“万物皆可炒”,炒完房有炒币,炒完币还能炒鞋。就当我们以为鞋圈将会接棒币圈,成为国内“炒”界的新目标时,现实给我们上了一课。在鞋圈的韭菜还没被收割之际,“盲盒”圈的段子开始复刻此前球鞋从潮流青年追逐街头文化的载体,变为了狂热韭菜炒作的标的。

      炒完鞋炒盲盒,韭菜看来是太多

      最近网络上开始流传,“一位上海闲鱼用户转卖盲盒一年就赚10万元”,“一对来自北京的夫妇,4个月花了20万在盲盒潮玩上,还有一位60岁的玩家,一年花费70多万购买盲盒”,“买够100个盲盒就收手”等等段子。在二级市场,也就是诸如闲鱼及贴吧等二手交易平台上,某公司推出的原价59元潘神圣诞隐藏款,在闲鱼则已经狂涨39倍卖到了2350元的高价,而其另一款molly胡桃夹子王子隐藏款,也从59元涨到了1590元。

      

      看过我们早前关于币圈与鞋圈内容的朋友,对于这种套路可以说简直不要太熟悉。先利用媒介的信息轰炸,塑造赚钱效应引得无数“韭菜”进圈,然后在羊群效应的影响下,韭菜就自动开始营造狂热的氛围。

      事实上,“养娃”可以说是有源远流长的传统,大名鼎鼎的芭比娃娃更是从美国二战后的婴儿潮时代,一直火到了今天,并畅销全球150个国家,总销售量超过10亿个。而除了芭比之外,BJD(ball joint doll ,球关节娃娃)也是小众“养娃族”的挚爱,就更不要说在ACG文化中占据重要地位的手办了。

      

      为什么火的是盲盒,不是芭比娃娃,不是BJD,也不是手办呢?原因其实很简单,诞生于1959年的芭比娃娃对于E世代而言,已经老了,况且芭比娃娃的版权属于全球最大玩具商美国Mattel,在国内炒这个东西岂不是给Mattel做嫁衣?而至于BJD和手办没有掀起炒作的狂潮,则单纯是因为二两者皆价格不菲,业界大厂出品的产品动辄数千元,属于一般消费者需要咬牙才能买得起的物件,因此高昂的价格就过滤了大量价格敏感型消费者。在本身就属于小众圈子以及原厂价就不高的情况下,炒到数十倍的结果就是更加没有足够的“韭菜”接盘。

      

      但不论是炒鞋还是炒盲盒,基本上逃不出三个经典的套路。其一是控制供给,无论鞋圈的耐克,还是盲盒界的泡泡玛特,几乎都有明确的产品更新节奏,并不会一股脑的将大量产品一次性推向市场;其二是饥饿营销,通过限量版或联名款来收割粉丝;其三则是官方对二手交易的漠视,甚至于推波助澜的态度,并且两者也均不乏名人打广告的案例。

      盲盒将“十连抽”带进现实

      说完了BJD们没能炒到今天盲盒这个地步的原因之后,我们再来看看盲盒如今能如此火的关键因素。事实上,盲盒与在日本风行的扭蛋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其定位就选择得非常巧妙,萌系玩偶为尽量覆盖了更大的消费群体,单价通常在39-69元之间,让无论是学生党还是上班族也都能无负担的消费。

      

      而盲盒的售卖通过由固定款、隐藏款和不定时的特别款组成,在这其中,隐藏款才是各种疯涨数十倍消息中的主角。这种在一堆奖品中放置高价值奖励的玩法,无疑也正式我们所熟悉的免费抽卡游戏典型配置。因此盲盒玩家为了买到罕见的隐藏款,也同样会与游戏玩家一样不停的买买买,而“玩盲盒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打开的那一刻”,也正式盲盒玩家圈的经典论述。

      

      盲盒玩家会深陷其中,就与游戏玩家沉迷抽卡的原因一样,都是《阿甘正传》里经典台词所表述的,“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味道”,源于人类刻在基因里的好奇心或者探索未知的本能。基于探索未知的天性,在着名的“斯金纳箱”实验中,已经证实了奖励的不确定性会导致上瘾。因此当大脑预见到某种行为会带来利益时,就会分泌多巴胺让人体感到渴望和期待,而一旦产生这种感受,就会去积极的执行这种行动。

      除了利用人类的天性之外,盲盒在一定程度上也满足了年轻人对于社交资本的需求,而在这一分支上,盲盒无疑是从诞生在上世纪的集换式卡牌游戏中汲取了灵感。作为集换式卡牌游戏的代表,风靡全球的万智牌在卡包中是存在着Common(普通牌)、UnCommon(非普通牌)、Rare(稀有牌)、Mystic Rare(秘稀牌)的区别,在此之上还有闪卡的存在。这样一看,盲盒的表现形式是不是与万智牌如出一辙了呢?

      

      集换式游戏所突出的就是收集和交换,而本承着“物以稀为贵”的原则,万智牌的闪卡与盲盒的隐藏款必然就更有价值。同时,交换也往往伴随着社交,高价值的隐藏款盲盒自然就能够起到在小圈子内形成“B Number”。

      万物皆可炒,但绝大多数人却只是韭菜

      看到这里,如果你是真的喜欢盲盒,那么我们的建议是适可而止,而如果你认为盲盒是从一个心理和生理层面精准满足了年轻人需求的绝佳标的,也想成为“转卖盲盒年赚10万”的成功人士。那么恭喜你!你也或将成为这类炒作标的的下一颗韭菜。

      

      如果仔细观察日前的热搜榜就不难发现了,在“#炒盲盒最高溢价近40倍# ”这个TAG下,几乎所有的报道都提到了泡泡马特。但是在稍微了解了盲盒圈之后,其实这一行业除了泡泡马特之外,还有包括tokidoki及Nanci等众多品牌。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泡泡玛特的主体北京泡泡玛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曾于2017年2月登陆新三板,并在2019年4月终止挂牌。在该公司的年报中有数据显示,其2018年业绩实现爆发式增长,净利润猛增15倍。与许多因为业绩不佳被迫摘牌的新三板企业不同,泡泡马特明显属于上升期,因此也难怪有消息人士指出,此次摘牌或是为了谋求在港股或美股上市获得更高的市值。

      

      值得一提的是,8月6日该公司投资人信息变更,原有的投资方全部退出,成为由POP MART(HONG KONG)全资控股,并变更为外商独资企业。这种抢先将盲盒和泡泡马特捆绑,再试图将盲盒塑造成下一个鞋圈的做法,也极有可能是为了推高企业市值的行为。

      

      泡泡马特都已经在营造一种“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势,这时候一头扎进去,对于想要靠炒盲盒赚一笔的消费者来说,无疑就是在为其市值贡献自己的真金白银。同样是为“炒”而来,在这些尚未有明确价值的标的投入太多,那么在潮水退去之时,或许你剩下的,就只剩一堆放着也占空间的手办了。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不久前,我们刚刚讨论过“万物皆可炒”,炒完房有炒币,炒完币还能炒鞋。就当我们以为鞋圈将会接棒币圈,成为国内“炒”界的新目标时,现实给我们上了一课。在鞋圈的韭菜还没被收割之际,“盲盒”圈的段子开始复刻此前球鞋从潮流青年追逐街头文化的载体,变为了狂热韭菜炒作的标的。

      炒完鞋炒盲盒,韭菜看来是太多

      最近网络上开始流传,“一位上海闲鱼用户转卖盲盒一年就赚10万元”,“一对来自北京的夫妇,4个月花了20万在盲盒潮玩上,还有一位60岁的玩家,一年花费70多万购买盲盒”,“买够100个盲盒就收手”等等段子。在二级市场,也就是诸如闲鱼及贴吧等二手交易平台上,某公司推出的原价59元潘神圣诞隐藏款,在闲鱼则已经狂涨39倍卖到了2350元的高价,而其另一款molly胡桃夹子王子隐藏款,也从59元涨到了1590元。

      

      看过我们早前关于币圈与鞋圈内容的朋友,对于这种套路可以说简直不要太熟悉。先利用媒介的信息轰炸,塑造赚钱效应引得无数“韭菜”进圈,然后在羊群效应的影响下,韭菜就自动开始营造狂热的氛围。

      事实上,“养娃”可以说是有源远流长的传统,大名鼎鼎的芭比娃娃更是从美国二战后的婴儿潮时代,一直火到了今天,并畅销全球150个国家,总销售量超过10亿个。而除了芭比之外,BJD(ball joint doll ,球关节娃娃)也是小众“养娃族”的挚爱,就更不要说在ACG文化中占据重要地位的手办了。

      

      为什么火的是盲盒,不是芭比娃娃,不是BJD,也不是手办呢?原因其实很简单,诞生于1959年的芭比娃娃对于E世代而言,已经老了,况且芭比娃娃的版权属于全球最大玩具商美国Mattel,在国内炒这个东西岂不是给Mattel做嫁衣?而至于BJD和手办没有掀起炒作的狂潮,则单纯是因为二两者皆价格不菲,业界大厂出品的产品动辄数千元,属于一般消费者需要咬牙才能买得起的物件,因此高昂的价格就过滤了大量价格敏感型消费者。在本身就属于小众圈子以及原厂价就不高的情况下,炒到数十倍的结果就是更加没有足够的“韭菜”接盘。

      

      但不论是炒鞋还是炒盲盒,基本上逃不出三个经典的套路。其一是控制供给,无论鞋圈的耐克,还是盲盒界的泡泡玛特,几乎都有明确的产品更新节奏,并不会一股脑的将大量产品一次性推向市场;其二是饥饿营销,通过限量版或联名款来收割粉丝;其三则是官方对二手交易的漠视,甚至于推波助澜的态度,并且两者也均不乏名人打广告的案例。

      盲盒将“十连抽”带进现实

      说完了BJD们没能炒到今天盲盒这个地步的原因之后,我们再来看看盲盒如今能如此火的关键因素。事实上,盲盒与在日本风行的扭蛋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其定位就选择得非常巧妙,萌系玩偶为尽量覆盖了更大的消费群体,单价通常在39-69元之间,让无论是学生党还是上班族也都能无负担的消费。

      

      而盲盒的售卖通过由固定款、隐藏款和不定时的特别款组成,在这其中,隐藏款才是各种疯涨数十倍消息中的主角。这种在一堆奖品中放置高价值奖励的玩法,无疑也正式我们所熟悉的免费抽卡游戏典型配置。因此盲盒玩家为了买到罕见的隐藏款,也同样会与游戏玩家一样不停的买买买,而“玩盲盒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打开的那一刻”,也正式盲盒玩家圈的经典论述。

      

      盲盒玩家会深陷其中,就与游戏玩家沉迷抽卡的原因一样,都是《阿甘正传》里经典台词所表述的,“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味道”,源于人类刻在基因里的好奇心或者探索未知的本能。基于探索未知的天性,在着名的“斯金纳箱”实验中,已经证实了奖励的不确定性会导致上瘾。因此当大脑预见到某种行为会带来利益时,就会分泌多巴胺让人体感到渴望和期待,而一旦产生这种感受,就会去积极的执行这种行动。

      除了利用人类的天性之外,盲盒在一定程度上也满足了年轻人对于社交资本的需求,而在这一分支上,盲盒无疑是从诞生在上世纪的集换式卡牌游戏中汲取了灵感。作为集换式卡牌游戏的代表,风靡全球的万智牌在卡包中是存在着Common(普通牌)、UnCommon(非普通牌)、Rare(稀有牌)、Mystic Rare(秘稀牌)的区别,在此之上还有闪卡的存在。这样一看,盲盒的表现形式是不是与万智牌如出一辙了呢?

      

      集换式游戏所突出的就是收集和交换,而本承着“物以稀为贵”的原则,万智牌的闪卡与盲盒的隐藏款必然就更有价值。同时,交换也往往伴随着社交,高价值的隐藏款盲盒自然就能够起到在小圈子内形成“B Number”。

      万物皆可炒,但绝大多数人却只是韭菜

      看到这里,如果你是真的喜欢盲盒,那么我们的建议是适可而止,而如果你认为盲盒是从一个心理和生理层面精准满足了年轻人需求的绝佳标的,也想成为“转卖盲盒年赚10万”的成功人士。那么恭喜你!你也或将成为这类炒作标的的下一颗韭菜。

      

      如果仔细观察日前的热搜榜就不难发现了,在“#炒盲盒最高溢价近40倍# ”这个TAG下,几乎所有的报道都提到了泡泡马特。但是在稍微了解了盲盒圈之后,其实这一行业除了泡泡马特之外,还有包括tokidoki及Nanci等众多品牌。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泡泡玛特的主体北京泡泡玛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曾于2017年2月登陆新三板,并在2019年4月终止挂牌。在该公司的年报中有数据显示,其2018年业绩实现爆发式增长,净利润猛增15倍。与许多因为业绩不佳被迫摘牌的新三板企业不同,泡泡马特明显属于上升期,因此也难怪有消息人士指出,此次摘牌或是为了谋求在港股或美股上市获得更高的市值。

      

      值得一提的是,8月6日该公司投资人信息变更,原有的投资方全部退出,成为由POP MART(HONG KONG)全资控股,并变更为外商独资企业。这种抢先将盲盒和泡泡马特捆绑,再试图将盲盒塑造成下一个鞋圈的做法,也极有可能是为了推高企业市值的行为。

      

      泡泡马特都已经在营造一种“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势,这时候一头扎进去,对于想要靠炒盲盒赚一笔的消费者来说,无疑就是在为其市值贡献自己的真金白银。同样是为“炒”而来,在这些尚未有明确价值的标的投入太多,那么在潮水退去之时,或许你剩下的,就只剩一堆放着也占空间的手办了。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梅林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dawnmsara.com 技术支持:梅林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