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林信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长篇小说丨青石碑53

    发表时间:2019-09-03 信息来源:www.dawnmsara.com 浏览次数:1734

     

    当王彩珠和张图福大惊小怪的时候,张三虎和王大梅就过去了。王大梅看到他的父亲王才立刻哭了起来:“阿巴,你早上刚离开家,政府里有几十人要找家,他们说你是凶手,你要逮捕你,房子他们的橱柜搞砸了。你说什么?“

    王彩珠相信这个屠夫的话并说:“我的家人,我不应该和你争辩。我错了。“

    张布彻说:“这一切都来自家庭,没关系。去吧,你还是到我家去躲藏,现在回去肯定很危险。”

    “阿巴,你去三虎家隐藏,政府可能会决定回来搜寻你。”王大梅说。

    张布彻对张三虎说:“三只老虎,你脱掉外套。”

    张三虎似乎明白了父亲的意图。当他脱掉一件外套并送给他父亲的时候,张布彻把这件外套放在王才的脑袋上。然后他对王彩珠说:“我的家人,你受冤枉,外套夹克。”在你的头上,万一有人认出你。“

    王才没有表达他的反对意见。然后他只露出了他的两只眼睛,跟着张屠夫去了张布福的家。

    他觉得有人必须被他诬陷。

    他认为他没有一个坏家庭,所以谁会勾结他?

    现在,既然政府正在寻找他,似乎很难逃脱。

    如果他跌倒,那么就像一面旗帜落下,国王将逐渐堕落。

    他不敢想。

    “这是谁,你用你的衣服盖住你的头?”当他到达张布彻的家时,王彩君遇到了张布彻家的邻居。这个邻居叫老蔡福。他是个闲人。

    “他得了麻风病,看不到太阳。”张布彻说谎了。

    “他是谁?”这位老天才问到了底层。

    “远方的亲戚。”张布彻说。

    “远房亲戚?我似乎熟悉这个身体。”老人才向前迈进了一步。

    看到这一幕,张三虎走上前伸手抓住了老天才的领子。他说:“你是太太太太的太平洋警察。”

    “你想打败别人吗?你打我,我懒得死在你家门口。”这位老天才的狗跳进墙里。

    “算了吧,算了吧,为什么要打扰他。”张屠夫说服张三虎道,王大梅也悄悄拉着张三虎的袖子,张三虎举起一只手放下手,老天才推了一下手,老天才站着不稳,坐在地上,他喊道: “你这个小贼,有一天老子会杀了你,让你打破孙子。”

    姜坤元

    41.8

    2019.08.14 03: 00

    字数774

    当王彩珠和张图福大惊小怪的时候,张三虎和王大梅就过去了。王大梅看到他的父亲王才立刻哭了起来:“阿巴,你早上刚离开家,政府里有几十人要找家,他们说你是凶手,你要逮捕你,房子他们的橱柜搞砸了。你说什么?“

    王彩珠相信这个屠夫的话并说:“我的家人,我不应该和你争辩。我错了。“

    张布彻说:“这一切都来自家庭,没关系。去吧,你还是到我家去躲藏,现在回去肯定很危险。”

    “阿巴,你去三虎家隐藏,政府可能会决定回来搜寻你。”王大梅说。

    张布彻对张三虎说:“三只老虎,你脱掉外套。”

    张三虎似乎明白了父亲的意图。当他脱掉一件外套并送给他父亲的时候,张布彻把这件外套放在王才的脑袋上。然后他对王彩珠说:“我的家人,你受冤枉,外套夹克。”在你的头上,万一有人认出你。“

    王才没有表达他的反对意见。然后他只露出了他的两只眼睛,跟着张屠夫去了张布福的家。

    他觉得有人必须被他诬陷。

    他认为他没有一个坏家庭,所以谁会勾结他?

    现在,既然政府正在寻找他,似乎很难逃脱。

    如果他跌倒,那么就像一面旗帜落下,国王将逐渐堕落。

    他不敢想。

    “这是谁,你用你的衣服盖住你的头?”当他到达张布彻的家时,王彩君遇到了张布彻家的邻居。这个邻居叫老蔡福。他是个闲人。

    “他得了麻风病,看不到太阳。”张布彻说谎了。

    “他是谁?”这位老天才问到了底层。

    “远方的亲戚。”张布彻说。

    “远房亲戚?我似乎熟悉这个身体。”老人才向前迈进了一步。

    看到这一幕,张三虎走上前伸手抓住了老天才的领子。他说:“你是太太太太的太平洋警察。”

    “你想打败别人吗?你打我,我懒得死在你家门口。”这位老天才的狗跳进墙里。

    “算了吧,算了吧,为什么要打扰他。”张屠夫说服张三虎道,王大梅也悄悄拉着张三虎的袖子,张三虎举起一只手放下手,老天才推了一下手,老天才站着不稳,坐在地上,他喊道: “你这个小贼,有一天老子会杀了你,让你打破孙子。”

    当王钱和张图福发生了可怕的战斗时,张三虎和王大梅碰巧经过了。王大梅看到她的父亲王金并喊道:“爸爸,你早上离开家时,有几十个人来找你家。他们说你是个凶手,想要逮捕你。他们的家人被翻倒的箱子和翻倒的橱柜完全搞糊涂了。“你说什么?

    只有这样,钱袋才相信张图福所说的话,“家人,我不应该和你争辩。我错了。”

    张图福说:“这都是我的家人。没关系。我们走吧。你最好去我家隐藏一段时间。现在你必须有回去的危险。

    “爸爸,你到三湖的家去藏,政府可能会回来搜寻你。”王大梅说。

    张图福对张三虎说:“三湖,脱掉你的外套。”

    张三虎似乎明白了他父亲的意图。当他脱掉外套给自己的父亲时,张图福把它放在钱袋的头上。然后他对钱袋说:“家人,冤枉你,外套就在你头上,以防别人认出你。”

    钱袋没有反对。然后他只露出两只眼睛,跟着屠夫走到屠夫家。

    他觉得有人必须诬陷他。

    他以为他没有敌人,所以谁会诬陷他?

    现在政府正在寻找他,似乎他将注定失败。

    如果他倒下,就会像横幅掉下来一样,王氏家族会逐渐倒下。

    他不敢想。

    “这是谁?你穿着头上的衣服做什么?”当他走近张图福的家时,王某遇见了他的邻居老乡夫老崔福夫。

    “他有麻风病,看不到太阳。”张图福撒了谎。

    “那么他是谁?”老天才和好运做了彻底的调查。

    “远方的亲戚。”张布彻说。

    “远房亲戚?我似乎熟悉这个身体。”老人才向前迈进了一步。

    看到这一幕,张三虎走上前伸手抓住了老天才的领子。他说:“你是太太太太的太平洋警察。”

    “你想打败别人吗?你打我,我懒得死在你家门口。”这位老天才的狗跳进墙里。

    “算了吧,算了吧,为什么要打扰他。”张屠夫说服张三虎道,王大梅也悄悄拉着张三虎的袖子,张三虎举起一只手放下手,老天才推了一下手,老天才站着不稳,坐在地上,他喊道: “你这个小贼,有一天老子会杀了你,让你打破孙子。”

    乐博国际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梅林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dawnmsara.com 技术支持:梅林信息网 | 网站地图